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斯语其人——少艾生贺(上)
墨墨 发表于 2009-5-6 19:56:00

夜雨微凉。

轻风吹入室内,打在竹帘上,带起轻微的晃动。

躺在内室卧榻上的人懒懒地动了下,微眯着眼向窗外扫了下,续而闭目继续抽自己的闲烟,脸上带着轻浅的笑意,眉目俊雅,风采不凡。

特有的长寿眉落在两颊边,直垂到卧榻上,掩不去左侧眼下方暗黑色的黥印。

悚目,却不刺目。

“矜名不若逃名趣,练事何如省事闲。”抽了两口水烟,卧榻上的人喃喃笑吟道。“真是冷清的很,若是有个美人来陪老人家我说说话可谓美哉!”

“你若当真觉得寂寞冷清,何不去找你那些好友、知交,再不然去追那只逃跑的猫,逗那只白文鸟,哪样做起来不都好的很。”屋外传来一道冷漠的男声,低沉磁性,吐出的一字一句,半分也不客气。

“哎呀呀,真是开口没好话的坏朋友,老人家我现在身体虚弱,走不了那么远的路,追不动那只到处跑的猫,更惶论那只会飞的鸟。何况朱痕你也是慕少艾的好友之一,有你相陪慕少艾哪里会觉得寂寞。”手中烟管在卧榻前轻点了两下,慕少艾笑吟吟地道。

右手支额,跷着二榔腿,慕少艾看着站在竹帘外不再向内踏进一步的灰衣人影。

朱痕单手负背,依稀可以看到挂在耳畔的配饰,充满了异域的风情,乌发三千,脸上的神情总是那般严肃端正。

脑中不期然闪过一个总是习惯单手负背的雪白身影,同样一脸的端正,但想到那人两鬓处毛绒绒的一团,便减去了那应有的严肃死板。

何况,慕少艾可清楚的记得,那人讲冷笑话的本领与其剑法一样,可谓是天下无双啊!

里面的人半晌未再说话,朱痕转头看去,“慕阿呆,你在想什么?”

“呼呼,不知外面现在如何?闷的太久,老人家我总要活动活动这身筋骨才好。”

“你若想走,自行离开便是。”朱痕眼神微闪,也不多加过问,直接开口道。

慕少艾眼睫轻眨,笑吟吟的由卧榻上坐起,“我出去走走便回,回来时必定带上两大坛的好酒,到时我们不醉不休。”

朱痕瞥了一眼那挑帘出来的人,虽未说话,但那眼神分明在说“你那个酒量,那番牛饮,还是不要糟蹋好酒的好。”

慕少艾当做没看到朱痕的眼神,拿着烟管慢悠悠的晃出门去。

屋外的景色与昔日朱痕的旧所落日烟有几分相似,但落日烟早在异度魔火肆虐下而荡然不存,当日朱痕将他救回后,便重新寻了一处隐密的居所,方便他养伤。

只可惜,就算映入眼中的景色再相似,也再非昔日之景。

物是人非,连那只总在身边跳来跳去吵着要麦芽糖的花脸猫如今也不知去向,就不知那些昔日的故友和他所挂心的人,可都还安好?

 

 

慕少艾退隐已久,江湖上变化着实巨大,一连走了几个地方,都没能见到熟悉的人影。

无奈之下,慕少艾只好坐在茶馆里,歇歇脚,顺便听听那些不参与江湖事,却四处活跃的妖道角闲聊扯谈,从中得知江湖上发生了哪些大事。

听到日月才子双双殒命,成功脱出玄机门后,月才子身负重伤,进而退隐,某素闲人四奔波;得知玄宗六弦尽出,却不断有人为除魔人而牺牲;听到佛剑受诬,最后揭穿乃是其与一页书合作之计,为除阴谋者鬼梁府主,最后佛剑身中五残之招,远走大雪原;得知某道士的另一好友重登儒门龙首之位,后出借邪之刀后也暂且隐居幕后……

而那个衣着雪白,腹含黑水的道者在接回断臂后,也退隐而去,怕是是旧伤未愈吧!何况还有那一团粉红的痴情死心女道士在后面追着,怕是早不知躲到何处去了。

至于那只白文鸟,正为了朋友而奔走着,听说成熟不少,让慕少艾颇感欣慰。

最后慕少艾摇了摇头,不再想那许多事情,付了茶钱,一边抽着烟一边往外走去。

算了,既然见不到故人,那便当出来散散心吧!保不准还能让他捡个可爱贴心的女娃回去玩玩。

 

 

一路往南走,他还记得要买好酒回去给朱痕。

慢悠悠的走着,路上的人不多,且看今日的天气,怕是又要下雨。

不多时,像回应慕少艾的想法一般,天空开始晰晰沥沥的落下绵密的雨丝。

慕少艾正行到一处湖边,湖中荷叶片片,绿意青葱,岸边柳树低垂,掩去细密的微雨,树下的一方空间丝毫不受影响,细雨在湖面上打出朵朵涟漪,缓慢荡开。

一时间,慕少艾觉得此处景色当真不错,要是有人相陪,有酒相傍,当真是妙哉、美哉。

慕少艾慢悠悠的踱到柳树下,背倚柳树,一手枕在脑后,在岸边平整的矮石上坐了下来。

若是将铁筝带来,临湖弹上一曲,好像也是件颇为风雅的事,慕少艾笑吟吟地想道。

“山渺渺,云渺渺,八方风雨止今宵。

情渺渺,仇渺渺,风尘一梦任逍遥。”眼中看着那不断晃动的垂柳,慕少艾喃喃轻吟道。“江湖啸,风烟招,与来病酒罢琴箫。

世情笑,人寂寥,壮怀谁留向晚照。”未料,有人竟会接上他的话,且这个声音……当真熟悉的很啊!

慕少艾打眼向那抚开柳枝,手握白色竹骨伞走近的人看去,拂尘由身后挂于左肩头,背上长剑凛然,衣衫胜雪,在这灰暗的天色中,看着竟觉得有几分晃眼。

“呼呼,果真是天下无双的剑子仙迹,走到哪里这身白衣都是如此显眼。”慕少艾忍不住取笑道。“你就不怕那千人闪万人轰的仙姬姑娘寻迹追来?”

收起竹伞,剑子听到他的话,神态仍是不变的安然,“好友大可放心,我听闻灭定师太到一位道家前辈处问道去了,短期内不会踏足红尘,暂时无人可再熬那十全大补养身汤来给汝喝了。”

抬头,剑子对上慕少艾的眼眸,两人会心一笑,笑容中都有着一丝愉悦。

对少艾来说,剑子未再出意外,安然退隐。

对剑子来讲,少艾并未离开,仍然活在人世,乃是最大的欣慰,犹记当初知晓慕少艾代替羽人受鬼梁府主一掌,殒命而去时心中涌起的无限伤怀与悲痛。

不问过程如何,只要人还活着,那么其他一切便无关紧要。

“呼呼,仙姬姑娘当真是去问道了吗?”

“好友难道不相信我所言?”

“吾只是在为汝摆脱了一个大麻烦而开心啊!话说剑子你真是大有变化啊!”慕少艾笑望着白衣的道者。

“哦?何来变化?”道士不解的皱眉。

“汝变胖了。”怕是退隐后的生活太安稳,不必再四处奔波,加之伙食不错,人难免要发福。

“好友,汝也不惶多让。”两人现在都有一点圆脸就是了。

水烟管在手中转个圈,慕少艾“呼呼”两声,脸上笑意不减,“找个地方叙旧如何?”虽然此处风景不错,但是雨下大了呀,药师他身体还虚弱的很,可经不起这风雨。

剑子虽不知慕少艾现在身体如何,但也知当初鬼梁府主那一掌绝非短时间可恢复的,何况当日慕少艾所受之伤究竟有多重,旁人并不知晓。

“如不介意,便去我那里如何?”

“哎呀呀,吾怕你那邻居会吃味呀!”慕少艾边说边起身。

“他尚在生吾之气,不知搬到何处去了。”言外之意,是你大可放心。

慕少艾诧异的扬眉,不是听说疏楼龙宿还托儒门教母寻找剑子仙迹的下落吗?怎么?!

“药师,你的眼神太明显了。”

“哎呀呀,有吗?”

“走啦。”

雨中并肩而行的两道身影,在一方竹伞下,天地静寂,轻风带起两人如雪的发丝,有那么一瞬间,银色的发吹在一处,化做一团,分不清是他的,还是他的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这里是和谐的小分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后半部分内容较和谐,哈烟~~~

慎入啊慎入~~~~


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

 

发表评论: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 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<<  < 2009 - >  >>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