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斯语其人——少艾生贺(下)
墨墨 发表于 2009-5-6 20:00:00

Cj的孩子就看到上吧,下面是不cj的部分= =||||||||||||||

不要问我为啥要写不cj的部分,我就是怨念了一下慕剑这个配对,且以前写的文档又丢了,于是在少艾生日这天RP爆发了~~~~

 

你确定当真要看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好吧

别说我没拦你,雷焦不准翻脸啊~~~~逃窜~~~~

 

 

 

天下无双的剑子仙迹下厨当如何?

自然免不了飘逸雪白的衣衫染尘,免不了衣袖处沾上那么点油腥,免不了不再那么飘逸出尘,多了丝凡人的气息。

不过对于剑子做出的饭菜慕少艾是没什么怨言的,只能说看着菜色十分具有道家风范,却也是外分的清爽可口,何况还有上好的美酒下菜,实在没有什么好抱怨的。

两人把酒叙旧,当窗夜话。

言至夜半,剑子头挂黑线的看着那趴在桌上醉的不醒人世的药师好友,他知慕少艾好酒,却不知他酒量如此之差,当然剑子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,喝至现在也是头脑昏昏,不所南北。

索性用过饭后,他便收了碗筷,两人只是喝着酒,在豁然之境的石桌旁聊天,直到药师不堪酒醉睡过去。

两人现在均是一身酒气,要是这般睡下着实难过。

迷迷糊糊的想着,剑子眯眼看了下已然睡着的慕少艾,决定先让自己清醒下再来顾别人。

撑起身,剑子摇摇晃晃的向内走去,豁然之境四季如春,即使到了夜晚也不会感到冷。

向居室右侧而去,那里有处温泉,与疏楼西风的温泉利用的乃是同一条地脉,正是龙宿偶尔赖在豁然之境,不堪忍受这里太过酸穷而没有上好的沐浴之所,特意命人来建的,龙宿不来时,自然是供此地主人使用。

剑子行到那处掩映在花疏林木后的温泉,半闭眼眸,左拉一下,右扯一下,开始与自己身上的层层衣袍纠缠,这身衣服穿来飘逸无比,但到了此种时候,脱来真是令人头大。

千辛万苦终于脱的只剩雪白的里衣,剑子正要退去鞋袜,忽闻身后有阵轻微的声响。

晚风本就清凉,剑子折腾这么半天,头脑也清醒了几分,何况练武之人本就警觉,听到声音凝眸看去,下一瞬,便见到那抹再熟悉不过的明黄衣角,玉白、圆润的手指抚在挡路的枝条上。

抬眼,剑子对上慕少艾泛着水光的深邃眼眸,难道是被风吹醒的?剑子想着看到慕少艾走近。

“难不成方才药师你是装睡?”剑子说着不合时宜的冷笑话。

“呼呼,好酒不嫌多,我是怕一次喝完,剑子你没钱去买更好的来呀。”慕少艾一步三摇的走上前,声音轻微,不甚清楚,但还是完整的回敬了剑子一句。

剑子被噎了一下,随后若无其事的去拆自己的发饰。

手指方按在发饰之上,便被另一人的手按住,停下了动作。

那双手的触感,一如眼睛所看到的,指尖带着温和的温度,指腹圆润,没有练剑过久而形成的老茧,就那样若有似无的搭上剑子的手,轻巧的去挑他的发饰。

“药师要为我代劳吗?”剑子问,同时收回自己的手。

夜风抚来,带来一阵舒爽,那残留在手上的温度,便觉得分外的炙热。

“你之身体现在如何?”剑子找着话题,开口问题,不想两人间太过安静。

“呼呼,吾乃是药师,自己的身体当然会顾好。”慕少艾呼呼两声,“倒是剑子汝当日左臂的伤势可痊愈了?”

剑子点头,“已无大碍。”

说话间,慕少艾终于拆开剑子的发饰,三千银丝瞬间披散开来,直垂到修筑平整的地面上,严肃端正的道者平添了几分柔和。

方清醒一丝的神志全耗在剑子的头发上,慕少艾随着剑子的银发一起倒向剑子,感到身后的动静,剑子回身接住他软绵绵的身体。

这人,明明还在醉着,剑子心中想道。

“能否请剑子汝也为吾代劳一下,药师我可不想明早被自己一身的臭酒味熏醒。”头靠在剑子肩窝处,慕少艾闭着眼眸,懒洋洋地道。

“哎呀,这若是被他人看到,怕是要产生误会。”剑子用手指去梳他同样银白的发。

一手扶好慕少艾,一手利落的拆了他的发饰,银发落下,两人的发散在一处,真正分不清是你的,还是我的。

唇角一勾,慕少艾闭眸笑道:“能与剑子汝传出误会,也是美事一桩啊!”

剑子的手正落在他衣襟的盘扣上,闻言一愣,随后若无其事的继续解着,不多时便将人给扒的同样只剩一件里衣。

正考虑要不要继续扒下去,然后将人丢到浴池中,那闭眸的人猛的睁开眼眸,眼中精光毕现,让剑子蓦地愣住。

也便是这眨眼间,慕少艾拉过剑子,扯开他的里衣,眼与手同时落在他左肩上,那里有着断臂接合后所产生的疤痕,弯延一圈,狰狞刺目。

“药师,你这可是在轻薄予吾。”剑子恢复镇定,轻声道。

慕少艾闻言一笑,看过他的肩膀的情况后,又倒回剑子身上。“是又如何?”

“自然是要讨要回来。”

“哎呀呀,剑子汝要如何讨要?”药师笑问,不想最后两个字,淹没在悄然接近的双唇中。

 异常温和的一个吻,温润的双唇轻柔的纠缠着另一个人的,不断加深,直到两人的气息慢慢混在一起,清濯的道者身上多了丝药香,秀雅的药师身上多了抹清冽。

月露出头,银色的月辉洒在周围,花木掩映,地上的人影相叠,轻风吹过,吹来飘落的丁香花,落在两人银色的发间与衣上,还有那散了一地的衣衫。

 一吻缠绵,等分开时,慕少艾只觉得头晕的更厉害,恍恍忽忽,在矮石上怎样也坐不稳,手还落在剑子的肩头,就这样顺势以额抵上他的,呼吸还是乱的。

 “剑子,汝吃吾的老豆腐。”慕少艾喘息地道。

“……”剑子手指抚上慕少艾沾上水色的唇,慕少艾眼睫轻眨,看剑子俯身而来,温热的吻这次落在他胸前的衣襟处,身体止不住地一颤,脖颈向后倾去。

 一路由胸前向上吻去,最后剑子含住慕少艾圆润泛红的耳垂。

手摸上慕少艾的衣襟,轻轻一勾,里衣的带子随之散开,手由敞开的衣襟探向里面,摸到那曾经受过伤后留下的疤痕,这个人从来不似外表那般无害,曾经做过的事也许没有太多人知道,但是每一段记忆都早已刻在了慕少艾身上。

过于滚烫的呼吸落在耳中、颈边,慕少艾的身体一阵阵轻颤,眼眸中水光晶莹,越加的迷离。

下一瞬间,剑子抱着慕少艾一同沉入温热的池水之中,瞬间万千银丝浮在水面之上,将两人包围在其中。

白皙的肩头沾染上一层水光,剑子展臂圈上慕少艾的腰,让两人的肌肤在水中相贴,那相接触的部分比温泉的水还要滚烫。

慕少艾的胸膛起伏不定,手揽住剑子的肩膀,手指无意识的握紧,却没有去阻止那不停在身上游走、抚触的大掌。

感觉到背脊抵上浴池平滑的边沿,慕少艾勾在剑子肩上的手跟着收紧,剑子趁势再度吻上他的唇。

“药师,你不阻止吗?”须臾,剑子移开唇,贴着慕少艾的脸问道,眼中是慕少艾未解开的发辫,手便忍不住伸过去,一点一点的解着,另一手仍缠在慕少艾的腰间。

慕少艾喘息的趴地剑子的肩头,闻言轻笑,眼睫轻眨,正好碰触到剑子毛绒绒的鬓发,忍不住用嘴去扯。

“剑子汝难道不是有始有终的人嘛!”

抱在慕少艾腰间的手臂收紧,两人贴的更紧,感官也越加敏感。

手指向上一挑,束在一起的发辫飘散开来,大掌再不客气的游走在慕少艾身上的每一处,抚触、亲吻、最后两人融为一体,急促的呼吸掩不去那跳动的更为激烈的心,有时候,有些情,只是一线之隔。

月色下,丁香花洒落在水面上,池沿处,是两个相叠的身影。

密不可分。

不管他们谁之于谁,在对方心中是怎样的地位,但至少这一刻,他们看见的只有对方。

明日如何,便是明日之事。

事过之后,剑子抱着已然沉沉睡去的慕少艾泡在温泉之中,一手轻缓的洗去对方身上的不适,手抚上他身上的伤痕,剑子缓慢的将头埋入慕少艾的肩窝。

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喃喃道:“少艾,感谢你还活着。”

 

 

——Fin——


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

 

发表评论: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 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<<  < 2009 - >  >>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